MD安德森之声

对MD安德森来说,2020年改变了什么?

2020/12/31 作者:MD安德森质子治疗中心转诊办公室

所属类型

其他癌症

MDACC.jpg

2020年对MD安德森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挑战,它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联络方式、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改变了我们的工作。不变的是我们“终结肿瘤”的信念,以及我们对患者及其家属、社区及彼此的承诺。我们22,000名工作人员都有一个关于他们过去一年的工作变化的故事——可能发生在某个时段、某几周、某几天甚至某几小时。


Roy Chemaly

首席感染控制官

早在2019年底新冠病毒出现时,传染病和感染控制专家Dr. Roy Chemaly就已经在MD安德森分享了17年的专业知识。巧合的是,Dr. Chemaly和MD安德森都处于需要应对新病毒带来的威胁的独特位置。“两个月前,我们才刚刚修订了感染控制程序”,Dr. Chemaly补充说,“过往的经验教训成为我们在这次疫情到来时的宝贵财富。”


2020年1月下旬,MD安德森开始部署疫情应对措施。担任MD安德森首席感染控制官的Chemaly被委以重任,指导MD安德森如何继续保护员工和患者健康。Dr. Chemaly说:“我们所有人都付出了更多努力,我认为大家应该为此感到自豪。”“我们不得不快速适应新流程,根据科学和常识采取正确的行动。我们的责任是保护患者和员工健康,别的都无所谓。”如今,Dr. Chemaly在给患者看病、科学研究和担任首席感染控制官相关的行政工作之间取得了平衡。他90%的时间致力于提供冠状病毒相关感染控制措施的专业知识,包括最近的COVID-19疫苗接种。


2020年12月中旬,MD安德森收到了第一批为一线医疗工作者提供的COVID-19疫苗,Dr. Chemaly成为MD安德森第一位接受疫苗接种的员工。他当时说:“我坚信当今科学已经发展到了疫苗安全接种的时代,我很荣幸成为第一个接种疫苗的人。即使接种了疫苗,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需要继续做好防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他回忆说:“在1994年来美国之前,我在黎巴嫩经历了3场战争,其中2次我以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身份工作,处理急诊并治疗被炸伤的人。在那七年中,我多次险些丧命,而且我当时还是一名医学生。因此,如果我能做好所有防护措施,病毒不会伤害到我。”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1.jpg


Minh Hue Mosley

医疗创新研究所行政总监

Minh Hue Mosley是MD安德森癌症医疗创新研究所(Institute for Cancer Care Innovation)的行政总监,管理过很多大型项目,其中一项是“增强康复计划”(Enhanced Recovery Program),该计划缩短了患者术后康复时间。另一个项目是征求患者的反馈意见,以期在决策时更好地考虑患者心声和愿望。


疫情来临,Mosley的团队也很重要。Mosley说:“我们立即停止了所有其他工作,并将整个团队集中到COVID-19上。” 对于Mosley而言,这意味着需要协调全天的工作班次,来为得克萨斯院区的入口处配备人员;还意味着需要更广泛地考虑运营,并预测可能的必需品,包括洗手液和用来提示访客限制的指示卡等。Mosley说:“最开始有点困难,但是到了5月,我们的工作时间从每天18小时减少到了正常的9-10小时。到了7月,我们已经将院区入口处工作移交给了人力资源部,因此,只有大约一半的工作量与COVID-19有关。”


Mosley感激这次经历,这使她对同事和MD安德森的关怀文化有了更高的认同感。她说:“ MD安德森公司的员工一直都很乐于助人。” “但是在疫情期间,合作精神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无比令人惊喜。”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2.jpg


Tennille Campbell 

MD安德森Woodlands院区护士长

Tennille Campbell在MD安德森Woodlands院区的新楼工作,然而,在三月初,“一切都跌落谷底,”护士长Campbell回忆说,Campbell和她的工作人员必须立即采用新工作流程,以保护自身和患者免受COVID-19的侵害。他们必须完成22个小时的培训,以便在COVID-19病例激增的情况下,任何护士都能独当一面。她说:“我为我们的团队感到骄傲,这真是令人惊叹的团队,他们都很努力,从未抱怨过,哪怕他们因疫情失去亲人。他们会问,‘我还能做什么?我该如何帮忙?’这真令人钦佩。”


Campbell正在进行一个合作项目,将MD安德森得克萨斯大学医学中心院区大部分门诊医疗资源,重新分配给休斯顿其他地区。这项艰巨的工作将涉及人员、设备和用品的重新分配。Campbell说:“我们的想法是在中心院区周围建立一种'护城河'(moat)。通过减少人流,并保持应对COVID-19患者和癌症患者的能力,我们可以更好地保护患者、员工和整个社区。” 对数千名MD安德森的病例进行了分析,以确定何种布局可实现最大受益。尽管最初的变化令人不安,但很快得到了患者的正反馈。Campbell说:“人类是习惯性的动物,改变会迎来一些挑战。但是现在,住院患者很高兴能够在离家很近的地方进行实验室工作和输液。当他们在家门口见到得克萨斯医学中心院区的护士时,他们会感到格外安心。”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3.jpg


Ramez Kouzy

Taniguchi实验室研究助理

当Ramez Kouzy医生第一次听说可能因COVID-19关闭MD安德森实验室时,他指出首要任务是优先考虑当前的研究项目,以便可以重新分配资源并保存研究进展。Kouzy说:“这不仅对研究人员的个人很重要,而且对于整个机构而言也很重要。我们正努力防止数据丢失,这需要大规模的团队协作,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我们所有人都从最初的工作快速过渡到了居家办公模式,我们可以安全地关闭实验设备,直到解除限制。” 


MD安德森的研究实验室于5月开始逐步开放,并限制了院区人数。此后不久,临床试验开始增加。Kouzy解释说:“ COVID-19很严重,但癌症患者同样需要与死神赛跑。临床试验非常重要,特别是对那些难以治疗的癌症患者。他们仍然需要我们做大量的研究,以便我们可以继续提供新的治疗方案。”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4.jpg


Alberina Green

饮食服务业主管

疫情之前,饮食服务业主管Alberina Green负责得克萨斯医疗中心行政大楼的自助餐厅运营。但疫情开始后,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开始远程办公,三月份的人流量迅速减少。Green说:“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每天的就餐人数从数百人减少到几十人。” 她和其他食堂经理开始大幅度缩减运营规模,关闭一些站点,并停止提供其他服务以减少浪费。大约在同一时间,MD安德森实施了访客限制,以防止COVID-19在院内传播。Green的领导——饮食服务业总监Leisa Bryant注意到,Green及其员工可以帮助满足迫切的患者需求。


3月28日启动的“住院患者投递项目”(Inpatient Personal Delivery Program)。它的工作原理是:朋友和家人在MD安德森医学中心院区的入口处放下患者的个人物品或其他物品,然后由Green和同事在几分钟之内将这些物品投递给患者。Green说:“我们的目标是在家属没办法照顾患者的情况下,尝试给予他们家属般的爱和支持。患者在收到电子产品、自制食品或家属送来的鲜花和气球后,会更好地适应住院治疗。” Green和她的员工每天要处理约100例物品投递,同时还要遵守严格的卫生程序,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患者和员工的感染风险。


Green说:“最初的计划是只为在医院过夜的患者提供服务。但我们很快意识到我们需要扩大范围。来访者有时需要换衣服,有时会把手机落在车上。他们需要这个项目,因为这是他们与无法与他们在一起的亲人交流的主要方式。” Green的工作人员非常谨慎,以确保所有落下的物品都以它们到达的相同状态投递。她说:“我们希望您安心,知道亲人将安全、及时地收到自己的物品。”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5.jpg


O’Neak Henigan

高级社区关系专家

在烟草预防的演讲中,高级社区关系专家O’Neak Henigan为孩子准备了两种道具。一个是毛嘴先生(Mr. Gross Mouth),显示吸烟对口腔的负面影响,包括牙齿脱落、牙龈疾病以及舌和上颚癌性溃疡。另一个是焦油罐子 (Tar Jar),是一个装有粘稠黑色物质的透明容器,这些物质相当于每天抽10支香烟,连续一年产生的量。


但当疫情来袭,学校突然转为线上教学时,这两个项目在Henigan的演讲中都失去了“魅力”。她解释说:“线下演讲中,当我举起焦油罐子或毛嘴先生时,我可以听到孩子们嫌弃的声音。” “我喜欢看着他们的鼻子皱起来,说,‘咦!我才没有这样做!’但现在,要让这些物体离我的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足够近,才能让孩子们看清。有时,老师没有开摄像头,即使我知道孩子们在听,我也看不见、听不到他们的反馈,感觉像在自言自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Henigan拍摄了一系列视频,即使在远程教学期间,观众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道具。她还与一位同事录制了“抽烟不能变酷”(Too Cool to Smoke)木偶戏。她说:“当在Zoom镜头前进行现场表演时,很难使木偶戏演员相距六英尺。我们多次踩点,防止员工需要反反复复拍摄。”抗疫要求的社交距离限制了她的线下演讲,Henigan首次使用了新视频。她说:“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对于孩子来说,不断听到这些预防信息也很重要。”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6.jpg


Emily Allen

COVID-19病区护士

3月中旬之前,Emily Allen一直担任护士长,帮助肺癌或食道癌术后患者康复,后来她自愿前往COVID-19病房。Allen说:“前后最大区别是我们对所做的一切更加心安。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更加害怕。但是,我们一直研究COVID-19,现在的我们已经更加自信,并且知道我们很安全。” Allen指出,她的常规工作与这项工作之间的唯一真正区别是需要额外的个人防护设备。我们护理的患者只是普通的肿瘤患者,恰巧他们患有新冠肺炎。”


Allen在COVID-19防护上感到非常安心,因疫情取消了德国的秋季旅行,她和丈夫决定尽早开始备孕。他们的第二个儿子预产期是2021年3月。Allen说:“当我告诉产科医生我打算在整个怀孕期间继续工作时,她有点紧张。但是说实话,在MD安德森,我感到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安全。我相信我们的防护装备,也相信我们的管理流程。此时,我们就像运转良好的机器。”

2020MD安德森-改变哪些-07.jpg


信息来源: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电话:+86-010-59575756

版权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权利,沪ICP备18018102号-1

免费咨询